别了,你永远是我们的第一站
2017-08-16

    真的要离开了?想到这,心里陡然一阵激动。稍稍平静下来的时候想写点什么,说点什么,千头万绪却不知从何说起。暑假的一个夜晚,一种情愫驱使着我突然想再走一回金沙滩路699号,陪伴了上戏艺校六年的可爱校园。

    寂静的夜,点点星光也应景般在天上暗淡地闪烁着。安静的校园,只能听到细细的虫鸣,低吟委婉,更增添几分离愁别绪。多少次的你匆匆走过一教主楼大门前,那些高大而又饱经沧桑的廊柱就那样静静地矗立着,庄重典雅,不悲不喜,从高处俯视着你。你是不是曾经醒悟过:艺术呀,多么神圣,不可亵渎!

    原先这里精心设计的泛光照明已经没有了,夜晚的人们已经看不到你那艺术圣殿般的辉煌了,但处在近旁的我还是感受到你的存在,感受到你的宏伟和坚定。我还是更喜欢你之前的那种颜色,素洁,但充满历史感和力量感。

    四教门前通往操场的路灯已经耷拉脑袋了,像是在低头不语地哽咽。多少个朦胧的清晨,孩子们“八百标兵奔北坡”的朗朗练功声仿佛还在这里回荡。

    通往操场的楼梯冗长黑暗,但并不觉得可怕,可能因为我已经熟悉到知道哪一节有个缺角。主席台上的窗户像一双眼睛,骄傲的看着我,仿佛在说:“我见证了第一届青岛上戏艺校运动会的盛况!”我知道,我都知道,你每天都看得到孩子们清晨跑操的气势,上戏艺校的气势。

    可能是错觉吧,第五教学楼门口,竟然还像往常一样,传出了钢琴的伴奏声和舞蹈老师们“一、二、三、四”的口令。这座最后启用的教学楼,地板应该是湿的,那是舞蹈专业师生刻苦训练汗水流得最多的地方。每次见到五教,我总能想起那个不知名的小女孩,在这里练习掰胯的时候,眼泪忍不住流了满脸也不停下来,还用微笑的表情回答着我的问话。我的鼻子一酸,赶忙走开,可那张淌满泪水的笑脸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上戏之光”巨幅壁画,还完好地挂在四教的大堂上。你见证了多少来访的领导、专家、校友和家长们啊。我们曾以上戏为荣,见证吧,你会以我们为荣的。


    原来黑夜里的小剧场是这样的安静,不再是演出时那种人山人海的喧嚣。我突然想到: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演出,每一个孩子的成长进步,你完全可以见证!已经有过三届毕业生在这里举行过毕业典礼,如今你们已经进入高等艺术院校继续圆梦的征程,且让我代你们向这个大家熟悉的舞台道一声告别吧:有了你这个小舞台,才有我们大家现如今的大舞台;有了你这个简陋的舞台,我们学校才有不久就能见到的豪华舞台。


    我特别喜欢篮球场这片空间,不仅仅因为我们喜欢篮球,也因为在这里的几次篮球赛上,孩子们的团队意识空前体现,一次次地感动过我。汗水和激情让这块不大的土地永远都是那么充满勃勃生机。

    小小的南阳泉也许不怎么起眼,可是这个小小的点缀却让这个校园有了不一样的历史沉淀。泉水里师生们放养的小金鱼依然无忧无虑的游着,也许他们并不知道我们即将离去。

    自认为游历过世界各地,见多识广的我,竟然是第一次见证了一个学校从无到有,由弱到强的发展。今天,要走了,那种伤感竟然那么强烈。并不是离开一个熟悉的地方的无奈,而是一种即将离开某个非常亲近的人那样的不舍。

    别了,金沙滩校区;

    别了,上戏艺校的发祥地。

    你陪伴了我们太多太多的成长,你见证了我们太多太多的不易。我们一定会存在于你的史册里,你也一定会保存在我们的心中。

    我想说,如同一个人的旅行一样,一个学校的成长发展可能有许多许多的中转站,离别或许是无法避免的。但是,无论上戏艺校今后有多么辉煌,而你,永远是这全部辉煌的第一站。

   (撰稿人:张 森)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