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与心灵相通的地方
2015-05-28

——2013级美术班学生野外写生心得体会选登

文选目

步履不停       辛樱子

采风思绪       薛佳琪
写生遐想       梁启桐
桃行村之行     袁碧舮
这里的山水静悄悄 杨阳
桃行村日记     刘方琼


代序:寻找与自己心灵相通的地方

孙凯(领队教师)

20069月,英国艺术批评家马丁·盖福特第一次来到约克郡东区的布里德灵顿。大卫·霍克尼把小折篷汽车开得飞快,带盖福特周游他画过的地方。我觉得自己在这里找到了天堂。霍克尼说。上世纪90年代末,他开始画约克郡的风景。

 

2015天,青岛上海戏剧学院艺术学校第一次把学生带到仰天山脚下的青州市庙子桃行村写生,带给学生一次奇妙的艺术之旅。我们希望这只是开始,寻找绘画的脚步永不停歇,探求寻找与心灵想通的地方。 

初到此地有时你会感觉时间是凝固的。仿佛你穿越了数年,回到了过去又或走进了梦境。

 

   “在一群石头中坐下,看万物生长,阳光像一场烟。/每一棵树都是美的。比起浮躁的人类,它们孤单又寂静。/甚至,最美的是你无法说出的那一部分。

         在桃行村,总想起何三坡的这几句诗。

 

         这里耕地大部为山地梯田种植香椿桃树柿子杏子民风纯朴,画具放在田里一夜也不会有人动。溪水从村中穿过,两岸依山而建的村民房屋,可以想象多年前这里的繁华。可现今村里的房子已空了很多,年轻人为了孩子的未来都搬了出去,仅有几户年岁已高的老人还居于此地。繁茂的树林反而略显荒凉。

 

        当中国艺术教育在商业观念的影响下浮沉前行,当照片成为大多数学生绘画资源,所幸的是,在光线变动不息的自然中写生从未失传。风景写生依然是我们学校基础教育的一门重要课程。写生并不只是技艺的训练,不只是为了几张作品,更是让每个学习作画的人对真实生活的感受,让真实的感触成为学生心灵的洗礼,而画作只是我们心灵共通的反馈。

        没有充分的观看就没有好的画家。20154月,大卫·霍克尼在佩斯北京的个展春至,以及他在北大和央美的讲座,再次提示了写生的意义:我不知道哪一位现代派评论家说过,风景画不可能再有什么成就了。但是,每当有人说这种话时,我总是固执地想:哦,我相信是可能有所成就的……因为每一代人的观看方式都各不相同。

    当代写生的意义在于用现代人的审美情趣去发现、捕捉自然界中所蕴藏着的美,去运用自己创造的物态结构引起欣赏者的共鸣。我们引导学生从繁茂的自然生态中去寻找有机的组合美,花、草、苔、水、树、石、藤,他们有机的组合在一起,有一种生命的自然美感,这是只有在大自然中才能寻找到的,多种植物在一起有一种群落关系,他们竞生存,和谐相处,是一种有鲜活生命力的美的组合。从中就会发现许多新奇的地方,形象和形式,意味变得不同。

         “绘画上有个秘诀:最完美的和最适宜用艺术形式表现的东西,正是造化所赋予的。安格尔说。 

    写生的这些日子,每一天的感觉都是新奇的,每位同学都展现出各自不同的一面。春雨过后,常常整个上午,村庄都笼罩在雾气中,这样漫反射的光线是画画的人最喜欢的,但是这样的光线通常也预示着下午将会是一个灿烂的大晴天。一天清晨带队老师就带着学生在村子里感受这种难得的美景,而后有几位勇士想看看在高处看这个村子的样子,带队老师翻山越岭单独带他们经历了一次“云上的日子”。对的时机难得的美景,此刻我们为之震撼。

  

          在桃行马靖亭同学完全属于体验派经常为找到最佳的角度观看,独自爬到半山腰上,就为让自己的感觉更强烈些。似火的太阳在田间地头满身热汗地

 

         另一位体验派当属刘方琼同学,经常着自己的画具在溪水旁逆流而上她总是沉默寡言,在溪水边上下来回转了几圈,用手机拍了些照片。阳光一直稳定地透过树枝洒在下边的叶子上,把画架支好,开始画画。一气呵成蹙着眉,专心致志地越画越快。

 

     最为辛劳的是杨阳同学和几位班级干部,他们不仅画画,还要帮助老师组织联络同学,维持秩序沉着稳定,遇事不慌不忙,有条不紊。

        野外写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到处奔波和风吹日晒不说,就那一大堆写生行头就够你劳累的。风景写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大自然就是你的画室,山川日月就是你的模特儿,只要你有足够的精力和热情,大自然就会向你敞开胸怀,山川日月就会向你献上妩媚……苦也好累也罢,此次写生训练,定会成为学生成长的关键一课,自然所赋予大家的感受,观察和绘画的思考,现实与心灵的碰撞,都是美妙的。

    感谢大家,感谢桃行,感谢学校,我们希望这里只是开始,让我们的未来与自然、与生活、与艺术走得更近一些。

最新资讯